水煮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看小说网www.arbear.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小源,李青源。”你拍拍他被情欲烧得通红的脸蛋,“我去趟洗手间。”

乖乖,等我回来再玩死你。

源·独家·自动翻译。

李青源大脑宕机一会,皱眉、撇嘴,最后他不满点头:“我们一起。”

你推远他,大惊失色:“你傻了?!”

“没关系啊,这有什么?”他锲而不舍够你的手,脸上是真诚的不解。

这时候还上演什么姐姐妹妹挽胳膊上厕所的戏码,八爪鱼一样黏手缠人,你干脆用脚踹开他。

鼻血顺着光洁的下巴掉落,先是一滴一滴,像下雨的前兆,接着就开始哗哗流淌,极其骇人。

空气中跑满腥锈味,李青源只是捂住口鼻微微仰头,神色淡定拿起床头的抽纸擦拭。

他抬眼瞄你怄气咬唇的样子,堵着鼻子,另一只手还想牵你,被你打开,停留空中几秒又缓缓落下。

“我困了。”你平静开口,“想泄欲别找我,你喜欢谁找谁啊,怎么没完没了?真恶心。”

李青源不声不响,反手就把门锁了。

行动大于言语,你早该明白的。

你避开他走过来企图再钻你怀里的动作,一个人跑到飘窗背对李青源坐。

“我们性取向一样,你现在这是拿我当姐妹还是玩具?”

最后两个字你说得轻飘飘,实际上胸口闷塞不堪,你咬牙忍着情绪,早知道直接多给他几耳光,还解气。

身后的人彻底没了动静,夜晚回归它原本的静谧,你通通不理会,缩成一团,斜靠墙边昏昏沉沉睡去。

……

7:30的闹钟准时响起,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和吊灯,你平躺,双手交迭压到被子上,迟迟不起床收拾。

拖鞋被摆得整齐,开口朝床的方向,方便伸脚穿鞋。

他抱你回你的房间,把一切恢复原状,恍若没有那场折腾到深夜的混乱。

“姐姐,起来吃早饭了。”

门外的人显然也听见你的闹钟声,试探着敲门,静静等了一会,意识到你不打算给他回应后,又轻声重复:“记得吃早饭。”

他走掉了,应该回楼待着了。你推开门,客厅一尘不染,所有杂物都分门别类,餐桌上摆着热乎的早点,碗筷也提起准备好了,只准备了你的那份。

但是你没动,洗漱穿衣后背上包直接出门。

经过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昨日情书

昨日情书

姜厌辞
文案:16岁的乔司月跟随父母搬进明港镇,在那见到林屿肆。彼时,少年耀眼夺目,而她却像围在月亮身边的云翳,敏感自卑。高三那年夏天,乔司月终于鼓起勇气,将藏在抽屉已久的情书送了出去。浅秋来临的前一天,她依旧没能等来林屿肆的回答,却等来一封被扔进垃圾桶的情书。蝉鸣褪去。乔司月的暗恋随着这个夏天,成为无疾而终的过往。多年以后,乔司月与林屿肆不期而遇。这一次,乔司月选择逃避,而林屿肆却像完全忘记当年被自己
玄幻 连载 30万字
绿色文学社

绿色文学社

露幽梅
这是一个人气偶像女友、病娇地雷学妹、校花千金大小姐、冷面飒爽的同级生、天使般纯洁可爱的妹妹、不善言辞但温柔贤淑的妈妈相继被大肉棒学弟征服的故事……
玄幻 连载 5万字
我被霸总套路那些年[穿书]

我被霸总套路那些年[穿书]

草木疏
当红顶流全能爱豆裴已巡演时意外摔下舞台,醒来后发现自己穿成了一本狗血文里即将被全团雪藏的十八线小糊团里的队长。裴已表示这都不是问题:当爱豆我是专业的!奶团也是!公司不给团专歌曲资源?裴已自己创作写歌,歌曲爆红出圈,长期占据热歌榜第一。没有宣发打歌舞台?裴已带领队友去公路街演,被路人拍下视频上传,视频里他气场全开台风炸裂,高燃踩点a到爆,视频播放量瞬间过亿,收获大票迷妹。爆红的他们影视资源时尚资源
玄幻 连载 29万字
综影视:花欲燃待君温

综影视:花欲燃待君温

摆烂小酸菜
宝贝们打三星??保护一下嘿嘿 云之羽(?)上官浅cp宫尚角 (避雷,是从女主是任务者,作为上官浅是在无峰生活开始写的,进度比较慢哦) 云之羽(?)云雀cp宫远徵 女主接受了云雀乞丐爷爷愿望,让云雀安全脱离无峰,找到自己的幸福… 云之羽观影世界(更新中…)
玄幻 连载 37万字
体液饥渴症候群

体液饥渴症候群

Ahhhhh
林乐只是nk大学里平凡无奇的一个女生。带着厚重的黑框眼镜,每天都梳着同一马尾头,穿着宽松的衣服裤子,还有些偏胖,也不怎么合群社交。喜欢打游戏,喜欢看小说,喜欢看剧。不管怎么看,都只是毫不上进的咸鱼一个。有一天,林乐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对周围的情况感觉也不太敏锐。自己的杯子是不是稍微挪了位置,水怎么感觉少了?——她今天可是心血来潮地装到了刻度线的位置。刚才还没来得及扔的纸巾哪里去了?难道风吹走了?—
玄幻 连载 27万字
明日方舟:交配争夺战

明日方舟:交配争夺战

未远茶茶子
每个地方都存在着邪恶。无论哪里,有人的地方必有蠢蠢欲动的犯罪分子,他们不满现实,在黑暗中潜行,只要一找到机会就会大肆破坏,以欺压弱小为乐,满足自己病态的心理。站在我身边的诗怀雅如是说道。“嘛,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道理呢,你说是吧博士?”我看了眼她手上染血的链锤,又看了下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可怜人,不是很敢说话。“唔。”“对了博士,我经常看见陈进入你的办公室,最近是有什么任务吗?”
玄幻 连载 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