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吉利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看小说网www.arbear.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容楚似乎也没预料到她会一起跟来。

这个女人说:“既然这么巧那本宫也一起跟着去吧。”于是便挤上了小小的马车。

庙会在城隍庙附近,不少商船在附近的港口停泊,运来了许多稀罕的西洋玩意儿。

夜幕沉沉,暖黄色的灯笼将夜市照得亮如白昼,车轮声、吆喝声、男女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灵越向来喜欢凑热闹,到了地方便像小孩子一样到处都要看看。季汐刚下马车便觉得眼花缭乱,亦步亦趋地跟在谢容楚身后,好奇地看着周围的景色。

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现代也算得上十分热闹。

她不禁有点流连忘返。

“公子,给您的小娘子来支簪花吧!”

路边伸来一只脏兮兮的小手,扯住了谢容楚的衣角。那是个五六岁的女童,手里挎着个比她还大的竹篮子,里面都是刚摘下来的大朵的山茶花。

她手里拿着一支红色的,花瓣上还挂着新鲜的露珠。

谢容楚皱了皱眉头,下意识想撇清二人关系,谁料灵越也恰好赶了过来,惊喜道:“咦?好漂亮的山茶花!”

小女童看了眼季汐,又看了眼灵越,脸上出现了困惑的表情。

这这这……到底哪位才是他的小娘子?

一时间竟不知该将手中的花递给谁。

“真是巧,我今日出来的匆忙,戴朵簪花正好,”季汐转头看向谢容楚,表情十分坦然:“阿兄,今天便买两朵,我和小妹各一支如何?”

莫名其妙多了两个便宜妹妹,谢容楚还没反应过来,灵越却“扑哧”笑出声。

她也趁乱喊了声“阿兄”,喊完又害羞地垂下脸。

最终还是买下了两朵。白色的给了灵越,红色的给了季汐。

季汐小心翼翼地把花塞进浓密的乌发里,满意地扶了扶发髻,扭头对他道:“好看么?”

谢容楚一愣,不知为何别过头去,眼睛看向一旁的馄饨摊儿。

摊子上的烛火倒映那双清冷的凤眸中,闪烁不语。

“无趣。”

……

一路逛下来,灵越倒是没有买什么小玩意儿。她并非是受宠的公主,月例并不多,平日里也装扮朴素。谢容楚只是为她买了一朵花,就高兴得像小鸟一样。

季汐也是走马观花地逛一逛,并没有买什么东西。

她擅长忍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昨日情书

昨日情书

姜厌辞
文案:16岁的乔司月跟随父母搬进明港镇,在那见到林屿肆。彼时,少年耀眼夺目,而她却像围在月亮身边的云翳,敏感自卑。高三那年夏天,乔司月终于鼓起勇气,将藏在抽屉已久的情书送了出去。浅秋来临的前一天,她依旧没能等来林屿肆的回答,却等来一封被扔进垃圾桶的情书。蝉鸣褪去。乔司月的暗恋随着这个夏天,成为无疾而终的过往。多年以后,乔司月与林屿肆不期而遇。这一次,乔司月选择逃避,而林屿肆却像完全忘记当年被自己
玄幻 连载 30万字
绿色文学社

绿色文学社

露幽梅
这是一个人气偶像女友、病娇地雷学妹、校花千金大小姐、冷面飒爽的同级生、天使般纯洁可爱的妹妹、不善言辞但温柔贤淑的妈妈相继被大肉棒学弟征服的故事……
玄幻 连载 5万字
我被霸总套路那些年[穿书]

我被霸总套路那些年[穿书]

草木疏
当红顶流全能爱豆裴已巡演时意外摔下舞台,醒来后发现自己穿成了一本狗血文里即将被全团雪藏的十八线小糊团里的队长。裴已表示这都不是问题:当爱豆我是专业的!奶团也是!公司不给团专歌曲资源?裴已自己创作写歌,歌曲爆红出圈,长期占据热歌榜第一。没有宣发打歌舞台?裴已带领队友去公路街演,被路人拍下视频上传,视频里他气场全开台风炸裂,高燃踩点a到爆,视频播放量瞬间过亿,收获大票迷妹。爆红的他们影视资源时尚资源
玄幻 连载 29万字
综影视:花欲燃待君温

综影视:花欲燃待君温

摆烂小酸菜
宝贝们打三星??保护一下嘿嘿 云之羽(?)上官浅cp宫尚角 (避雷,是从女主是任务者,作为上官浅是在无峰生活开始写的,进度比较慢哦) 云之羽(?)云雀cp宫远徵 女主接受了云雀乞丐爷爷愿望,让云雀安全脱离无峰,找到自己的幸福… 云之羽观影世界(更新中…)
玄幻 连载 37万字
体液饥渴症候群

体液饥渴症候群

Ahhhhh
林乐只是nk大学里平凡无奇的一个女生。带着厚重的黑框眼镜,每天都梳着同一马尾头,穿着宽松的衣服裤子,还有些偏胖,也不怎么合群社交。喜欢打游戏,喜欢看小说,喜欢看剧。不管怎么看,都只是毫不上进的咸鱼一个。有一天,林乐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对周围的情况感觉也不太敏锐。自己的杯子是不是稍微挪了位置,水怎么感觉少了?——她今天可是心血来潮地装到了刻度线的位置。刚才还没来得及扔的纸巾哪里去了?难道风吹走了?—
玄幻 连载 27万字
明日方舟:交配争夺战

明日方舟:交配争夺战

未远茶茶子
每个地方都存在着邪恶。无论哪里,有人的地方必有蠢蠢欲动的犯罪分子,他们不满现实,在黑暗中潜行,只要一找到机会就会大肆破坏,以欺压弱小为乐,满足自己病态的心理。站在我身边的诗怀雅如是说道。“嘛,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道理呢,你说是吧博士?”我看了眼她手上染血的链锤,又看了下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可怜人,不是很敢说话。“唔。”“对了博士,我经常看见陈进入你的办公室,最近是有什么任务吗?”
玄幻 连载 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