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吉利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看小说网www.arbear.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容楚听到这个要求,眼神里已经满是抗拒之意。

季汐想起了上次的教训,没有强迫他给自己清理精水,打算自己动手。

没关系!都要做爱了,不就是在男主面前清理别人的精液吗,不就是当面自渎吗,她可以的!

想想200万啊季汐!想一想200万!

然而下一秒,少年的手便探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像是在抚摸一只浑身绒毛的幼鸟。

他的手很长,带着一丝冰凉,很轻易便伸到了花穴深处,只是经验不足,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柔嫩的内壁,惹得季汐抽了口气。

谢容楚立刻抽回手指,却被季汐捉住手腕。

小穴跟随着动了动,吞吐着他的指尖,似乎是在挽留。

“继续呀……”

指尖被湿漉漉的花穴吸附着,带着“啧啧”的水声,明显不想让他拔出来。

谢容楚只好继续伸进去,只是动作轻缓了很多。

花穴刚刚才被肉棒抽插过,已经被操得熟透软烂,手指伸进去就黏糊糊地响。他每动一次,她就要喘息一声,雪白的大腿微微抬起,忍耐着私处细碎的快感。

“唔……”

小穴渐渐分泌出不少淫水,混合着男人的精液,逐渐打湿了稀疏微卷的毛发,流了谢容楚一手。

那双白皙纤长的手弄得脏兮兮的,模样很狼狈。

这也不怪她。

谁让谢容楚第一次碰女人的下面,动作谨慎得不像是在“咕叽咕叽”地挖精水,也不像是上药,更像是安抚她的小穴。

季汐感受到了快意,难以抑制地晃动着腿部,轻轻套弄着他的手指。时不时让骨节蹭过g点,又或是等他手指抠挖时故意夹一夹,让他费点力气才能拔出来。

她把他当成自慰器,玩得不亦乐乎。

而小质子则认真地盯着她的私处,心无旁骛地抠弄,严肃得像是皇帝在批奏章。

她忍不住轻笑一声。

这个人像只凶巴巴的孤狼,明明被拔掉了爪牙,却还是想冲上来撕破你的喉咙。

但如果你朝他扔根肉骨头,他便会无法抑制地屈服于饥饿的本能,大口吞咽起来。

像狗一样。

一只永远无法驯化、却屈服于天性的狗。

……

和季汐的心猿意马不同,谢容楚很是认真地帮她清理精液,连视线直勾勾地盯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昨日情书

昨日情书

姜厌辞
文案:16岁的乔司月跟随父母搬进明港镇,在那见到林屿肆。彼时,少年耀眼夺目,而她却像围在月亮身边的云翳,敏感自卑。高三那年夏天,乔司月终于鼓起勇气,将藏在抽屉已久的情书送了出去。浅秋来临的前一天,她依旧没能等来林屿肆的回答,却等来一封被扔进垃圾桶的情书。蝉鸣褪去。乔司月的暗恋随着这个夏天,成为无疾而终的过往。多年以后,乔司月与林屿肆不期而遇。这一次,乔司月选择逃避,而林屿肆却像完全忘记当年被自己
玄幻 连载 30万字
绿色文学社

绿色文学社

露幽梅
这是一个人气偶像女友、病娇地雷学妹、校花千金大小姐、冷面飒爽的同级生、天使般纯洁可爱的妹妹、不善言辞但温柔贤淑的妈妈相继被大肉棒学弟征服的故事……
玄幻 连载 5万字
我被霸总套路那些年[穿书]

我被霸总套路那些年[穿书]

草木疏
当红顶流全能爱豆裴已巡演时意外摔下舞台,醒来后发现自己穿成了一本狗血文里即将被全团雪藏的十八线小糊团里的队长。裴已表示这都不是问题:当爱豆我是专业的!奶团也是!公司不给团专歌曲资源?裴已自己创作写歌,歌曲爆红出圈,长期占据热歌榜第一。没有宣发打歌舞台?裴已带领队友去公路街演,被路人拍下视频上传,视频里他气场全开台风炸裂,高燃踩点a到爆,视频播放量瞬间过亿,收获大票迷妹。爆红的他们影视资源时尚资源
玄幻 连载 29万字
综影视:花欲燃待君温

综影视:花欲燃待君温

摆烂小酸菜
宝贝们打三星??保护一下嘿嘿 云之羽(?)上官浅cp宫尚角 (避雷,是从女主是任务者,作为上官浅是在无峰生活开始写的,进度比较慢哦) 云之羽(?)云雀cp宫远徵 女主接受了云雀乞丐爷爷愿望,让云雀安全脱离无峰,找到自己的幸福… 云之羽观影世界(更新中…)
玄幻 连载 37万字
体液饥渴症候群

体液饥渴症候群

Ahhhhh
林乐只是nk大学里平凡无奇的一个女生。带着厚重的黑框眼镜,每天都梳着同一马尾头,穿着宽松的衣服裤子,还有些偏胖,也不怎么合群社交。喜欢打游戏,喜欢看小说,喜欢看剧。不管怎么看,都只是毫不上进的咸鱼一个。有一天,林乐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对周围的情况感觉也不太敏锐。自己的杯子是不是稍微挪了位置,水怎么感觉少了?——她今天可是心血来潮地装到了刻度线的位置。刚才还没来得及扔的纸巾哪里去了?难道风吹走了?—
玄幻 连载 27万字
明日方舟:交配争夺战

明日方舟:交配争夺战

未远茶茶子
每个地方都存在着邪恶。无论哪里,有人的地方必有蠢蠢欲动的犯罪分子,他们不满现实,在黑暗中潜行,只要一找到机会就会大肆破坏,以欺压弱小为乐,满足自己病态的心理。站在我身边的诗怀雅如是说道。“嘛,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道理呢,你说是吧博士?”我看了眼她手上染血的链锤,又看了下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可怜人,不是很敢说话。“唔。”“对了博士,我经常看见陈进入你的办公室,最近是有什么任务吗?”
玄幻 连载 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