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汉疏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看小说网www.arbear.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开始,秦海阳是想继续赶去青龙城的,但又有些不放心血将能起到的作用。

又担心血将大人只能告知灵将,来不及阻止血灵傀宗的其他人。

谨慎起见,秦海阳绕了一圈之后,又朝书院极速飞去。

秦海阳中途一直未做停留,一天一夜后的清晨,他就回到武极书院。

回到皓月峰,秦海阳直接前往皓月峰主殿,楚星河找他谈话的地方。

到了主殿之后,发现楚星河并不在此地。

心急的秦海阳迅速前往欧阳空所在的主峰大殿。

当他来到主峰大殿之外,在外站守的弟子将不悦地他拦了下来。

秦海阳说道:“我有事向院长大人禀报,还望师兄通报一声。”

站守的弟子犹豫之际,他的脑海突然收到一句传音。

站守的弟子一改之前的不悦,淡淡地说道:“你进去吧!”

“谢谢师兄。”

说完,秦海阳迅速来到殿门处,正在谈话的欧阳空跟其他长老疑惑地看着他。

秦海阳抱拳说道:“弟子秦海阳有要事禀报。”

“进来说。”欧阳空平静地说道。

秦海阳进入大殿之后,一众长老以及欧阳空都好奇地看着他。

林寒谨大长老有些不满地说道:“你不是去景天城了吗?”

秦海阳回应道:“我正是为此事而来。”

“前晚深夜,弟子在永宁城外......”

秦海阳将遇到血将大人,跟最后重创血将大人的经过完整的叙述了一遍。

还有他推测的血灵傀宗的计划也都说了出来。

大殿陷入了短暂寂静。

这时,三长老楚凡琅震惊地问道:“你已经能打败灵虚境九级了?”

秦海阳得意地说道:“都是师父教得好,他传授我的功法都高深莫测。”

“他随便指点我几句,我就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什么越级挑战,完全小菜一碟。”

秦海阳的一通马屁,看的殿内的人目瞪口呆。

这话要是让老院长听到,他肯定会满意地说:“孺子可教也!”

一个坐在后面的长老说道:“好家伙,老院长都不在,你有必要吹得这么玄乎吗?”

“在座之人,哪个人不比你了解老院长?”

秦海阳继续一本正经地说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昨日情书

昨日情书

姜厌辞
文案:16岁的乔司月跟随父母搬进明港镇,在那见到林屿肆。彼时,少年耀眼夺目,而她却像围在月亮身边的云翳,敏感自卑。高三那年夏天,乔司月终于鼓起勇气,将藏在抽屉已久的情书送了出去。浅秋来临的前一天,她依旧没能等来林屿肆的回答,却等来一封被扔进垃圾桶的情书。蝉鸣褪去。乔司月的暗恋随着这个夏天,成为无疾而终的过往。多年以后,乔司月与林屿肆不期而遇。这一次,乔司月选择逃避,而林屿肆却像完全忘记当年被自己
玄幻 连载 30万字
绿色文学社

绿色文学社

露幽梅
这是一个人气偶像女友、病娇地雷学妹、校花千金大小姐、冷面飒爽的同级生、天使般纯洁可爱的妹妹、不善言辞但温柔贤淑的妈妈相继被大肉棒学弟征服的故事……
玄幻 连载 5万字
我被霸总套路那些年[穿书]

我被霸总套路那些年[穿书]

草木疏
当红顶流全能爱豆裴已巡演时意外摔下舞台,醒来后发现自己穿成了一本狗血文里即将被全团雪藏的十八线小糊团里的队长。裴已表示这都不是问题:当爱豆我是专业的!奶团也是!公司不给团专歌曲资源?裴已自己创作写歌,歌曲爆红出圈,长期占据热歌榜第一。没有宣发打歌舞台?裴已带领队友去公路街演,被路人拍下视频上传,视频里他气场全开台风炸裂,高燃踩点a到爆,视频播放量瞬间过亿,收获大票迷妹。爆红的他们影视资源时尚资源
玄幻 连载 29万字
综影视:花欲燃待君温

综影视:花欲燃待君温

摆烂小酸菜
宝贝们打三星??保护一下嘿嘿 云之羽(?)上官浅cp宫尚角 (避雷,是从女主是任务者,作为上官浅是在无峰生活开始写的,进度比较慢哦) 云之羽(?)云雀cp宫远徵 女主接受了云雀乞丐爷爷愿望,让云雀安全脱离无峰,找到自己的幸福… 云之羽观影世界(更新中…)
玄幻 连载 37万字
体液饥渴症候群

体液饥渴症候群

Ahhhhh
林乐只是nk大学里平凡无奇的一个女生。带着厚重的黑框眼镜,每天都梳着同一马尾头,穿着宽松的衣服裤子,还有些偏胖,也不怎么合群社交。喜欢打游戏,喜欢看小说,喜欢看剧。不管怎么看,都只是毫不上进的咸鱼一个。有一天,林乐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对周围的情况感觉也不太敏锐。自己的杯子是不是稍微挪了位置,水怎么感觉少了?——她今天可是心血来潮地装到了刻度线的位置。刚才还没来得及扔的纸巾哪里去了?难道风吹走了?—
玄幻 连载 27万字
明日方舟:交配争夺战

明日方舟:交配争夺战

未远茶茶子
每个地方都存在着邪恶。无论哪里,有人的地方必有蠢蠢欲动的犯罪分子,他们不满现实,在黑暗中潜行,只要一找到机会就会大肆破坏,以欺压弱小为乐,满足自己病态的心理。站在我身边的诗怀雅如是说道。“嘛,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道理呢,你说是吧博士?”我看了眼她手上染血的链锤,又看了下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可怜人,不是很敢说话。“唔。”“对了博士,我经常看见陈进入你的办公室,最近是有什么任务吗?”
玄幻 连载 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