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豆的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看小说网www.arbear.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此战之后,银色恶魔的凶名已经是响彻忍界。

除了火之国与风之国外,其他三个国家都已经是将银色恶魔列为的头号通缉犯。

只要能够举报信息,就能够获得赏金。

如果,战胜并且留下证据,获得的赏金,几乎是一个天价的数字。

王暮辰回归了木叶。

还没等他屁股坐热乎,就听到有人正在找他。

“卡卡西找我?他找我干什么?”

王暮辰听着身边宇智波的族人询问,眼神带着一丝疑惑。

不过,他多半是猜到。

无非就是来质问自己。

反正,没什么事情的王暮辰,还是走了出去,毕竟以后估计还得跟旗木卡卡西接触。

可不能够让这小子,就这么废掉。

没有允许,普通的忍者,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入宇智波一族的驻地。

王暮辰老远,就看到了待在外面安静等待的旗木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王暮辰语气颇为平淡。

“宇智波风,你人呢?”

旗木卡卡西脸上带着一个眼罩,毫无疑问,那眼罩之下,应该就是宇智波带土赠予的写轮眼。

“当时,我在和另外一个上忍对战,为了斩杀那些忍者,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

王暮辰摊了摊手,那漆黑的死鱼眼,看不出一丝的情感波动。

“你在撒谎!!”

旗木卡卡西语气暴虐,牙齿微咬,手掌死死握住成为拳头。

“旗木卡卡西,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我撒谎什么了?”

王暮辰脸上带着一丝你是来搞笑的表情。

“你确实,在和那个上忍交手,只不过,你斩杀掉岩隐忍者后,并没有第一时间,过来支援。”

“所以,旗木卡卡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说明白一点行吗?”

王暮辰语气带着一丝不耐烦。

这旗木卡卡西,就连质问,都有点质问不明白。

“我的意思就是,你抛弃放任同伴,最后从而导致宇智波带土牺牲。”

旗木卡卡西眼神微眯,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这句话。

“哈?”

“带土,牺牲了,那可真的是抱歉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昨日情书

昨日情书

姜厌辞
文案:16岁的乔司月跟随父母搬进明港镇,在那见到林屿肆。彼时,少年耀眼夺目,而她却像围在月亮身边的云翳,敏感自卑。高三那年夏天,乔司月终于鼓起勇气,将藏在抽屉已久的情书送了出去。浅秋来临的前一天,她依旧没能等来林屿肆的回答,却等来一封被扔进垃圾桶的情书。蝉鸣褪去。乔司月的暗恋随着这个夏天,成为无疾而终的过往。多年以后,乔司月与林屿肆不期而遇。这一次,乔司月选择逃避,而林屿肆却像完全忘记当年被自己
玄幻 连载 30万字
绿色文学社

绿色文学社

露幽梅
这是一个人气偶像女友、病娇地雷学妹、校花千金大小姐、冷面飒爽的同级生、天使般纯洁可爱的妹妹、不善言辞但温柔贤淑的妈妈相继被大肉棒学弟征服的故事……
玄幻 连载 5万字
我被霸总套路那些年[穿书]

我被霸总套路那些年[穿书]

草木疏
当红顶流全能爱豆裴已巡演时意外摔下舞台,醒来后发现自己穿成了一本狗血文里即将被全团雪藏的十八线小糊团里的队长。裴已表示这都不是问题:当爱豆我是专业的!奶团也是!公司不给团专歌曲资源?裴已自己创作写歌,歌曲爆红出圈,长期占据热歌榜第一。没有宣发打歌舞台?裴已带领队友去公路街演,被路人拍下视频上传,视频里他气场全开台风炸裂,高燃踩点a到爆,视频播放量瞬间过亿,收获大票迷妹。爆红的他们影视资源时尚资源
玄幻 连载 29万字
综影视:花欲燃待君温

综影视:花欲燃待君温

摆烂小酸菜
宝贝们打三星??保护一下嘿嘿 云之羽(?)上官浅cp宫尚角 (避雷,是从女主是任务者,作为上官浅是在无峰生活开始写的,进度比较慢哦) 云之羽(?)云雀cp宫远徵 女主接受了云雀乞丐爷爷愿望,让云雀安全脱离无峰,找到自己的幸福… 云之羽观影世界(更新中…)
玄幻 连载 37万字
体液饥渴症候群

体液饥渴症候群

Ahhhhh
林乐只是nk大学里平凡无奇的一个女生。带着厚重的黑框眼镜,每天都梳着同一马尾头,穿着宽松的衣服裤子,还有些偏胖,也不怎么合群社交。喜欢打游戏,喜欢看小说,喜欢看剧。不管怎么看,都只是毫不上进的咸鱼一个。有一天,林乐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对周围的情况感觉也不太敏锐。自己的杯子是不是稍微挪了位置,水怎么感觉少了?——她今天可是心血来潮地装到了刻度线的位置。刚才还没来得及扔的纸巾哪里去了?难道风吹走了?—
玄幻 连载 27万字
明日方舟:交配争夺战

明日方舟:交配争夺战

未远茶茶子
每个地方都存在着邪恶。无论哪里,有人的地方必有蠢蠢欲动的犯罪分子,他们不满现实,在黑暗中潜行,只要一找到机会就会大肆破坏,以欺压弱小为乐,满足自己病态的心理。站在我身边的诗怀雅如是说道。“嘛,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道理呢,你说是吧博士?”我看了眼她手上染血的链锤,又看了下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可怜人,不是很敢说话。“唔。”“对了博士,我经常看见陈进入你的办公室,最近是有什么任务吗?”
玄幻 连载 0万字